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温州“休眠”:常住人口不到千万,疫情何以发展至此?

2022-09-23 22:11:26 1333

摘要: 温州城市全景2月2日,温州市市长姚高员接受了《新闻1+1》栏目的专访,回应了“温州确诊病例快速出现”“出台出行管控措施”等热点问题。就在接受央视采访两天之后的2月4日,温州乐清市发表了一则紧急通告。通告称,自当日18时起,对外交通一律暂时...


温州城市全景


2月2日,温州市市长姚高员接受了《新闻1+1》栏目的专访,回应了“温州确诊病例快速出现”“出台出行管控措施”等热点问题。


就在接受央视采访两天之后的2月4日,温州乐清市发表了一则紧急通告。通告称,自当日18时起,对外交通一律暂时关闭,恢复时间另行通知。继乐清之后,温州下辖的瑞安市、永嘉县也分别于2月5日12时、15时起“封城”。


温州三地“封城”,待遇已同湖北省无异。


大家这才注意到温州这座城市的独特之处:湖北省外,这是确诊人数最多的城市,截至2月6日,已经达到396人,数量和咸宁、鄂州等地几乎持平,比十堰、仙桃、恩施等地还要高出许多。但在地图上,湖北省和浙江省并不接壤,地理位置更是偏居浙江东南一隅。


这座常住人口不到千万的城市,疫情何以发展至此?


飞涨的“赏金”


一开始听说有病毒的时候,陈希没太放在心上。他是温州乐清柳市镇人,平常在全国各地从事自动化设备贸易生意,长居江苏常州。


1月23日,武汉开始封城。周遭的气氛一天天变得紧张了起来。与此同时,陈希的朋友圈中也炸开了锅,来自浙江的新消息一条条更新。


首先是封路。“根据管控工作实际需要,有些地方暂时封闭部分高速公路出口,并向社会发出公告,目的是集中检查检测,有利于疫情管控。”1月31日,浙江省交通运输厅副厅长王寅中在该省新型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第五场新闻发布会上如是说。


当天,杭州新型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跟着发布通告:当日18时起,该市将全天关闭杭州绕城高速龙坞收费站等11个高速公路出口,每日18:00至次日7:00关闭杭州绕城高速萧山南收费站等6个高速公路出口。


许多温州出发的车辆发现,自己的浙C车牌车辆没有办法驶离任何一个高速出口,只得掉头开回温州。


不仅仅是“封路”,浙江其他市县的街道办也纷纷接连贴出了公告,对各地的温州人进行“围追堵截”:发现湖北人和车辆,及时报告的,奖励200元;发现温州人和车辆的,奖励100元。



看到这些消息,陈希有些哭笑不得。“没想到,我们也有被悬赏的一天。”


在微信群一个广为流传的小视频中,有愤愤不平的温州人给发布公告的街道办打去电话,但矛头并不直接指向政策本身,对话还颇具幽默感:“能不能至少把价格提一下?搞得好像我们温州人比湖北人便宜一样”。


听了这话,电话那头的工作人员一时竟无言以对,笑了起来。


没想到,一语成谶,很快数额就飞涨了上去。各个地区的街道办接连出现了500元,甚至1000元的“赏金”告示。




早在1月31日,温州市委就发布了“二十五条”,全面实行“两推迟一暂停”,除了少数企业之外,市内各类企业不早于2月17日24时前复工。


压力自上而下,层层传导。2月2日,即姚高员接受央视采访的当天,乐清市还将两名官员免职,并对一名副市长提出了严重警告处分,理由是未能及时上报数据,致使疫情防控出现漏洞。


收账和习俗


1月26日,陈希从乐清回到江苏常州家中,便接到了社区和片区民警打来的电话。电话中,工作人员询问了陈希有无湖北出行史,或者发热干咳等症状,答案都是否定的。


回到家中不久,传来坏消息。陈希的表叔从武汉回到乐清后,出现了发烧症状,成为了疑似病例。作为密切接触者,表叔全家也随着被隔离。很快医院就发出了结果,陈希的表叔全家四口人均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其中表婶的病情最为严重,很快转为了重症。


2月5日,常州的社区工作人员和片区民警上门,在陈希的家门口贴上了封条。封条内容大致为“XXX为居家定点隔离点。隔离期间本人及家人不允许外出。隔离时间从XX到XX,请自觉接受群众监督。”


隔离时间那一栏是手写。工作人员原本想从当日算起,隔离十四天,一直到2月19日。但陈希争辩称,自己从1月26日就已经回到常州,期间从未出门,时间应该从那时开始计算。


大约是查阅了单元楼的监控,知道陈希没有撒谎。工作人员认可了陈希的抗议,将结束隔离日改到了2月9日。


“9号之前完全不能出门。如果有采购物资的需求,填单子,社区帮你送,一天一次,还送三个口罩。”陈希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出门一次,马上开始重新计算日子,又要再隔离十四天。”


在电话里,陈希向中国新闻周刊解释了温州确诊人数之所以如此高的原因。


温州人在湖北从商者众多,“估计有二十万人。”且温州人宗族观念重,每年春节必须回家团聚。商人之间多有往来欠款。对此,温州人的规矩是,一定要把当年欠款结清后再返乡过年。债务人回款压力大,往往倾向于能拖则拖,都是临近年底才把钱还完。双重压力之下,湖北温州人的大规模返乡潮,往往是发生在大年二十七、二十八这段时间。


与之相比,武汉“封城”的决策是在大年二十九才下达,的确稍晚了些。“到那时候,能回去的基本都已经回去了。”陈希说。


官方数据也显示,目前,温州在武汉经商、务工、就学的人员约18万人,温州市前期累计排查出武汉及周边重点地区返回温州人员4.88万人。在接受央视采访时,姚高员也介绍,温州在武汉的温商大约有18万人左右。从大年三十到2月2日这十天,有两万九千人从外地回温州,平均每天三千人。



为此,温州市政府还联系了武汉的温州商会,劝说在外温商近期不要回温州。


幸而浙江较为富裕,医疗条件相对较好。在面对央视采访时,温州市市长姚高员也表示,当地共有10个定点医院,共1474张床位,目前能够满足就医需求。医务人员分为两个梯队,第一梯队有510人在定点医院中投入治疗,第二梯队仍有1100人待命。无论床位还是压力都较轻。


经济冲击


温州重商,疫情对经济发展的影响,是众多温州商人关心的问题。


不少专家均发表预测,随着经济全球化日益加深,新冠病毒对经济的冲击很可能大于十七年前的SARS。


2003年3-4月,非典疫情大爆发,当年第二季度,中国GDP同比较一季度回落2个百分点。其中广州、北京等疫情较为严重的省市所受冲击较大。第二季度,北京、广州GDP相比第一季度同比下滑3.1和0.5个百分点。


恒大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在一份报告中分析道,相比2003年非典,中国面临的经济下行压力更大,外部环境更差,且当前疫情发生的时点为对第三产业需求较大、工人未能返城的春节。因此,初步判断此次疫情对经济的影响程度将大于2003年非典,但具体影响大小,取决于疫情持续时间和政策对冲力度。


工厂主罗阳对此深有体会,他的工厂以制造机床零部件为主业。随着疫情愈发严重,工人复工遥遥无期。工厂主多从安徽、河南等地招工,但这些地方的封村封路政策一个比一个严,工人很难出来,早先河南还因为“硬核封路”上了热搜。再说即便工人能够出来,工厂也不敢随便开工。


“如果一个工人感染了,政府会认为我们没做好防疫工作,到时候肯定会把我们罚死,厂子基本等于完蛋了。”罗阳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基于以上种种顾虑,虽然罗阳对外公告是在二月底开工,但他心里也没底。他和同行们之间达成的共识是,真正复工至少得等到3月中旬。期间工人的工资还得照发。“但肯定比平常少一些,毕竟工人工资都是计件,没有产量,具体就商量着来。”罗阳解释道。


在制造业工厂主中,罗阳自认属于少数的幸运儿之一,在疫情来到前半个月就接到了新的订单和预付款,账上的现金相对充裕。但大多数厂家不像他这么幸运。尤其是餐饮业,据他介绍,同他相熟的酒店老板们在此次疫情中蒙受的损失最大,“积压、坏掉的菜少说数十万起。”


陈希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据他了解,许多贸易公司已经开始了远程办公。不过都仅仅只限于文书和服务工作,譬如线上向客户介绍产品性能等。至于产品的生产和交付,仍需等待。


虽然隔离在家很无聊,但乐清老家还是传来了好消息:陈希表婶的病情已经平稳,正在康复过程中。其他家庭成员也都是轻症,没有转重症的迹象。继续隔离一段时间后,很快也都可以出院。


“在外地做生意的温州人都是青壮年,抵抗力稍微好一些,不比武汉当地有很多老人受传染。”陈希说,“只要重视,这个事没有非典可怕,就是传染性很强。”


目前,整个浙江省尚无一例患者死亡。事实上,除了出现医疗资源挤兑现象的湖北省外,其余省市综合计算下来,死亡率在0.2%左右,仅有湖北省的十四分之一。


“我们相信政府,能够把这件事解决好。”陈希说。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