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从浙江人口第一城,到如今连“老二”都保不住!温州到底怎么了?

2022-09-23 23:20:22 6178

摘要:文/城市情报社原创出品,欢迎关注!温州,自2016年常住人口被杭州超越以后,如今又面临宁波的强劲挑战。2021年浙江省人口主要数据公报显示,温州常住人口增量仅为7.21万人,远低于杭州(21.68万人)和宁波(13.97万人),甚至低于嘉兴...

文/城市情报社原创出品,欢迎关注!

温州,自2016年常住人口被杭州超越以后,如今又面临宁波的强劲挑战。2021年浙江省人口主要数据公报显示,温州常住人口增量仅为7.21万人,远低于杭州(21.68万人)和宁波(13.97万人),甚至低于嘉兴(11.51万人)。杭州之后,谁是浙江第二个千万人口城市?

从曾经的浙江“人口第一城”,到如今可能连“老二”都保不住,温州到底怎么了?

曾经的辉煌

温州,地处浙南山区,这里重男轻女观念突出,长期以来是浙江省的超生重灾区。改革开放以后,凭借“温州模式”的兴起,温州一度成为中国外来人口最多的城市之一,大量外来人口加上本地存量人口,造就了温州浙江“人口第一城”。

2000年,第四次全国普查人口显示,温州常住人口达到756万,分别比杭州和宁波多出67.89万人、159万人。2010年,温州人口率先突破900万,继续居浙江首位。按照当时的发展趋势,温州有望在“十三五”末成为浙江第一座千万人口城市。

然而,事情却出乎人们的意料发生了大逆转。2011年起, 温州人口开始低速增长。2016年,温州人口增量、常住人口总量双双被杭州超越,痛失了多年保持的浙江“人口第一城”。

到了2021年,温州与杭州的人口差距已经拉大到了256万。更为糟糕的是,按照当前人口增速计算,宁波常住人口将在3年后超越温州,温州的排名将退居至“老三”。

自废武功

那么,温州的人口问题出在了哪里?数据显示,2006~2015年十年间,除了2009年,温州的常住人口数量均高于杭州,位列浙江第一。从人口增量上来看,从2011年起,温州外来人口就开始低速增长,2012年温州仅增长约1.3万人,此前温州人口增量普遍超过10万人。

2014年,温州人口可怕地出现了负增长,当年总人口减少了近13万人,常住人口总量低于2010年“六人普”数据。那么,这期间,温州究竟发生了什么?2013年,温州强力推行了以“减员增效”为核心的综合大整治行动。

那么,何为“减员增效”?用通俗的话来说,就是用行政手段,驱逐低端产业和人口。减员增效行动开展以后,温州鹿城区的双屿街道的务工人员数量由当初的34.8万人下降至2014年6月的25.7万人。同一时期,龙湾、瓯海两区也出现了外来人口大量下降。

2016年,温州设立“三改一拆”行动领导小组办公室,决定在全市开展“大拆大建”专项行动。短短一年时间,温州就拆掉旧住宅区、城中村、旧厂区1667万平方米,处置违法建筑1400万平方米,相当于拆掉了半座城。

温州对产业、人口“一刀切”的做法无异于是“自废武功”。当城中村被大规模拆除后,以劳动密集型产业为主的温州,开始缺乏廉价租赁住房,以至于租金等生活成本上升,最终“恶果”很快显现出来。

2017年,温州市规上企业用工人数比上年减少1.72%,2018年继续减少3%,2019年1-5月份再减1.8%。“七人普”数据显示,2010-2020年温州人口增长仅为45万人,增长率排名浙江倒数第2位。从增速来看,2000-2010年,温州的年均人口增速是1.9%;2020-2020,温州的年均人口增速是0.48%,增速下降了75%。

除去自然增长的人口,实际上,温州这10年外来人口基本处于净流出状态。而在同一时间维度,杭州、宁波进一步放宽落户政策后,两市人口出现大幅增长。

例如,杭州连续6年人口高位增长。2017年,杭州常住人口猛增28万,2018年增量达到33.8万,2019年和2020年的增量分别达到55.4万和57.6万。2021年,杭州常住人口破1200万,已经远远将温州抛在了后面。

失去的十年

温州这十年人口遭遇增长危机,与温州经济一脉相承。温州“大拆大建”之后迎来了大建大美了吗?并没有。2017年,温州对过去的政策矫枉过正,不再提“减员增效”,并效仿杭甬出台了一些人才政策。

然而,从这几年的情况来看,引才效果并不理想,不仅外地人才不愿意来温州,就连温州人也开始往外跑。数据显示,有175万温州人在国内其他地区创业,温商在商场上叱咤风云,但温州却不是他们施展聪明才智的大舞台。

虽然,这些年温州一直倡导“温商回归”,但真正回归的温商大企业屈指可数。而那些已回归的温商项目,其实并没有把真正核心业务进驻温州,所谓的回归也只不过是献殷勤和回乡圈地而已。

产业转型成功了吗?除了电气、鞋业、服装、汽车零部件这些产业,时至今日,温州还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新兴产业?学人家一线城市玩“腾龙换鸟”,笼是腾出来不少,但新鸟没飞进来,自己却转出了个寂寞。

温州不仅远离长三角核心区,也不是长三角城市群成员,随着经济上失去了10年,温州与杭州、宁波的差距逐渐拉大,昔日的浙江“铁三角”也已变成了“杭甬双城记”。

不仅如此,温州可能连浙江第三城都保不住。曾经的浙北小城,嘉兴正奋力向浙江经济第三城发起冲刺。自2014年被浙江赋予全面接轨上海“桥头堡”使命之后,嘉兴经济一路开挂,多项经济指标已经跃居浙江前三。

2021年嘉兴规上工业总产值达到1.33万亿元,居浙江第3,工业增加值也是温州的一倍。从产业体系上看,嘉兴已形成微电子产业、智能装备产业、生物医药产业三大增长引擎。

此外,嘉兴累计实际利用外资117.5亿美元、居浙江全省第3;引进百亿级重大产业项目26个、世界500强企业投资项目95个、总投资超亿美元产业项目249个。

2021年嘉兴市第九次党代会再次强调,到2025年嘉兴GDP要达1万亿,挑战温州不言而喻。随着嘉兴的崛起,一场浙江第三城争夺战已经悄然打响。浙江第三城大洗牌!嘉兴抱紧上海大腿,吹响了赶超温州的号角

城市情报社:专注城市经济领域,欢迎点赞关注!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